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资讯>
新闻时事>
社会热点>
揭北京地下水工厂:一池水不换涮数百个桶
揭北京地下水工厂:一池水不换涮数百个桶

2018-03-06 17:06

导读:李老板说,那名男子姓张,是车间主任(下称张师傅),其中一名女工是老张的媳妇(下称孔大姐),另一名女工姓刘(以下简称小刘),厂子里一共就这几名工人,另外还有两名专门送货的司机



日前,《法制晚报》接到线索称,在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存在一个桶装水生产企业——北京福品源饮用水厂。记者应聘进入这家企业进行暗访调查发现,其为逃避上级检查和即将到来的3·15媒体监督,改为夜里偷着开工。

该厂生产的4个不同品牌的、号称来自玉泉山水系等产地的产品,都是由村内自来水加工而成,且在生产过程中卫生条件恶劣。该厂不仅卫生许可证已过期,产品的QS码(食品生产许可证)也“张冠李戴”,套用了其他厂家的信息。

2月18日中午,法晚记者根据线索人提供的信息,来到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这家名叫“北京福品源饮用水厂”的企业。令人吃惊的是,这家企业和记者在2013年12月30日前后曝光的一家生产假冒伪劣酱油、醋、料酒的调味品企业,仅有一墙之隔。

北京福品源饮用水厂位于村北的一条胡同内,厂子的铁门破旧生锈且紧闭着,院里养了一只大狗,听见生人的脚步,会不住吠叫。院外并未悬挂任何标识。

听到有人叫门,一名自称姓李的五十多岁男子(以下简称李老板)开了门。“我们厂子正招工呢。”李老板介绍说,真正的老板不在,他是替人看管这个厂子(事后证实,他就是该厂的法人代表),这里的活儿很简单,就是灌装桶装水,每天早上7点半上班,到下午5点半左右下班。

面对记者的应聘,李老板并未过多怀疑,只是问了下是哪里人,甚至没有问姓名,关于身份证明、食品生产企业必需的健康证类证件都未提及。

“这两天镇里派人正检查呢,你要是想在这里干活,今天晚上来试一下。”李老板说,隔壁有家调味品生产企业,因为造假问题在春节前被政府部门关停,“他们不光到那家老厂子查,还到这里查,连相邻的其他厂子也查。”为躲避政府部门的检查,他决定从当晚开始夜间开工。

在李老板的办公室内,贴有一张该厂的产品调价通知,写着每桶水的售价:京洲麦饭石1.8元、京洲山泉2元、一品京洲3元、京洲香山(纯)6元、京洲香山(矿)6.5元、奥滢5元。李老板称,除京洲香山是从别的厂子拉过来的,剩下的都是在这里生产。

2月18日下午5点多,李老板带着记者来到车间,这里机器正轰鸣着工作,车间内只有三名工人。两名女工和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干活。

李老板说,那名男子姓张,是车间主任(下称张师傅),其中一名女工是老张的媳妇(下称孔大姐),另一名女工姓刘(以下简称小刘),厂子里一共就这几名工人,另外还有两名专门送货的司机。

生产过程

1

刷桶

一池水最少洗出500个桶

张师傅带着《法制晚报》记者观摩了一遍厂里的生产流程,贴标—刷桶—包装。如果旧有包装齐全,则直接开始刷桶。碰上收来的桶贴着其他厂子的标,则要揭下来开始换标。

在对一些集中收来的水桶换标时,记者看到,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四五十个品牌的水桶,既有名牌,也有一些只写着一个手机号作为联系方式、生产地址语焉不详的杂牌。

在两个放满水的深约1米、长1.5米、宽1米的池子里,扔着几个回收来的水桶。小刘和孔大姐正在进行刷洗。张师傅看着记者试刷了一个,马上就开始纠正:“这样刷太慢,要是计件的话,你一天能挣几个钱呀?”

只见张师傅拿起一只水桶,左手摁着桶身,右手用刷子和毛巾围着桶随意擦了几下,然后朝桶里面灌了些水,使劲一摇晃,桶口朝下,将水倒出,“只要桶内没有绿毛就行。”张师傅在一分钟内刷了四五个桶。

记者询问清洗池内是否放了消毒液、洗涤灵之类的消毒液体。小刘说,根本不用放。

她称,虽然有时这些回收来的桶内会有苍蝇、烟头之类的东西,但都是用这里的水简单清洗一下。只有碰上油污较多实在刷不掉的水桶,才使用洗涤灵。而且,无论清洗多少桶,一天都不会换水,只是在下班时才会放掉。

在2月22日夜里,小刘在刷桶时发现,一个桶底部有两个指甲盖大的铁锈,怎么也刷不掉,最后还是放进了待灌装的水桶中,“实在刷不掉的只能这样。”

清洗出的桶,大家只是随意地放在地上,随着清洗出来的水桶越来越多,堆得越来越高,桶就四处东倒西歪和地上散落的垃圾接触到。

此外,刷洗时,灌进桶里的脏水根本来不及完全倒出来。在灌装时,这些残留的污水大多就会和新水混在一起。

在卧底的六天内,记者统计,最少的一晚刷了约500个桶,最多的一晚刷出约800个桶,而水一直未换。

净化车间 一直没用过

清洗完水桶后,记者以为下一步就是将桶拿到车间烘干消毒。在紧挨着灌装水龙头的地方有一个写着“千级净化车间”“风淋室”的小房子,还有一个窗口写着“水桶出口”字样,但这里却从来没有将桶放进去净化过。

“这都是摆设,做个样子,从来没有用过。”女工小刘说,她来这个厂子一年多时间,也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净化车间是干什么用的。

对此,李老板解释说,这是一台自动灌装设备,已经坏了,所以搁置不用。对于桶装水产品的消毒问题,李老板说,生产出来的水都是已经消过毒了。至于如何消的毒,他并未作过多解释。


阅读(191)
上一篇:李克强称雾霾问题不能回避 追环保部长数十问
下一篇:习近平北京考察:治雾霾首要任务是控制PM2.5

相关阅读

频道推荐
医疗新闻
社会热点
疾病快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