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资讯>
新闻时事>
食品新闻>
崔永元:中国转基因滥种最厉害 两会出示证据
崔永元:中国转基因滥种最厉害 两会出示证据

2018-03-07 09:27

导读:崔永元:转基因技术得分开看,在研究室里,理论上没人看它是否可能对人类造成风险,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不是科学家的考量范围,实验室就是研究;但当它成为一门技术要使用尤其是要使用到人类身上的时候,我认为,研究室里科学家的说法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种;因为这个时候众多科学家都可以参与进来,比如对环境、土壤、医学甚至社会学、伦理学专家都会参与进来,所有人都有参与的权利


崔永元在美国的超市里调查转基因食品

自费赴日美进行四次转基因调查拍摄的纪录片1日作公益播出

1日,多家媒体同步推出崔永元赴美国拍摄的调查转基因纪录片,获得大量浏览和转发。崔永元本人也在微博上称,他决定本片公益播出,不收取仼何费用。

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崔永元表示,要不是卷入微博论战,自己应该一辈子也不会跟转基因去较真。他自费到日本、美国进行了四次调查,发现转基因的安全性与商业化在美国科学界至今仍有争议,而美国人民也并非放心地吃了许多年。而支撑崔永元的动力,来自“民众应该有选择权利”的理念,他怀疑,有人故意设置信息壁垒。

论战至今已经持续半年之久,他的身份,也由央视主持人变为中国传媒大学老师。今年“两会”上,他要把正在调查的国内转基因作物非法种植的问题带上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关注点将直指转基因的商业化监管。

人为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

北青报:你在海外的调查看到了什么?

崔永元:我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应该说非常简单,两天就看清楚了,就是基本没有转基因。在市场上找转基因食品非常难,询问的日本人都说没有见过,绝大部分表示没有听说过。直到最近方舟子他们说,有网友在日本买到了转基因食品,说实在话,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

第二次去曾设想要不要拍纪录片,后来直接放弃。因为日本没有什么好拍的。转基因在日本不是问题。他们从实验室研究到商业化种植的审批过程看起来特别简单,就是四个步骤,但做起来巨复杂,基本做不成。日本本土种植的转基因商业化就有蓝色玫瑰。商业化种植的食物一个也没有。

北青报:公开资料显示,美国民众对吃转基因食品持开放态度,已经食用多年。

崔永元:我不认为这个说法有错。你让我到美国拍这样一个片子,做这样一个调查,我也能做出来,比如很多人在吃转基因食品或者很多人搞不清状况仍在吃,这都是有可能的。

但作为媒体人出身,我认为一定要给大家全面的信息。如果专家只给提供这方面的信息,要么他就是书呆子,只在实验室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要么他就是故意的。因为真实情况就是分歧很大,支持的非常支持,反对的非常反对。在生活中,普通市民跟消费者的表现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才是最正常的。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我们应该把完整信息告知公众,由他们自己选择。你信它一点问题没有,你就吃;你觉得有问题,远离它

北青报:你实地采访到的与专家说法有出入?

从我目前收集到的情况看,对转基因敏感的就两个国家,一个美国一个中国。美国从1994年到1996年出现转基因食品,并开始商业化种植,如玉米、大豆。但直到2007年,才开始有了像中国这么大的争议。换句话说,此前的一段时间美国公众基本不知道转基因这回事。

后来是因为科学家的不同声音通过媒体、非专业人士传播,让很多人一下子听懂了,才开始有了反弹。

北青报:您说美国公众此前不知情的证据呢?

崔永元:我访问了很多人,都说没关注过转基因。甚至有一个美国记者说,我们稀里糊涂吃了十几年,竟然被中国人拿出当样板,说我们放心吃了十几年。

我两次赴美间隔一个月,之前只有韩国人开的餐馆里菜单上标注用非转基因大豆。我去有机超市,看到商品只标出有机部分;隔了一个月,超市商品里非转基因的标志就出来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美国都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北青报:同超市负责人聊过原因吗?

崔永元:聊过,他们说现在来问的特别多,如果说不清,顾客可能会选择不买,所以干脆标出来。还有民间组织做不干胶,在超市里趁你不注意贴上。

北青报:你的调查显示,转基因在美国同样有争议?

崔永元:对。有人说转基因在主流科学界没有争议,通过调查,我认为这就是撒谎。

北青报:公众的知情权没有得到保障?

崔永元:对。首先,我认为有人在人为地做信息壁垒,致使信息不公开;其次,国内研究转基因的专家,如果不是书呆子,就是故意在撒谎。

书呆子是可能有的,圣地亚哥Salk生物研究院的舒伯特博士,是反转派,我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你关心这个事干吗?你们又吃不到?我说,我们吃得到,转基因大豆做成大豆油。他就非常惊讶,不相信。不久前还刊发了一篇文章,说我们的采访触动了他,他认识到事情更复杂,再次阐述草甘膦的危害。

北青报:这些结论有没有同国内的转基因科研专家交流过,特别是与公众认知有出入的地方?

崔永元:比如挺转派的农大老师朱毅,我们经常有交流,尽管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有些问题看法是一样的。

崔永元:转基因技术得分开看,在研究室里,理论上没人看它是否可能对人类造成风险,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不是科学家的考量范围,实验室就是研究;但当它成为一门技术要使用尤其是要使用到人类身上的时候,我认为,研究室里科学家的说法只是众多说法中的一种;因为这个时候众多科学家都可以参与进来,比如对环境、土壤、医学甚至社会学、伦理学专家都会参与进来,所有人都有参与的权利。

对于我们最普通的公众,即使“文傻”,也有参与的权利。比如说我现在害怕这个东西,不想吃,你们能不能给我分开?这时候哪是实验室那几个科学家就能决定的事呢?谁会在这点上有争议呢?但是国内某些人居然就傻到这个程度,认为他们研究了没问题就该推到市场上。

北青报:这是不是与您曾说过“虽然科学家懂转基因,但并不懂社会的全部”?

崔永元:对。比如对世卫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都提出,对转基因品种要单一验收的,对安全是否有顾虑取决于对所处食品安全环境的认知。不是说美国的转基因没问题,在中国就没有问题。

北青报:调查所拍的纪录片期待产生什么效果?

崔永元:片子以我的视角,带着大家到美国看看转基因是个什么情况,观众或者可以认为我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的,但想想为什么我能找到这么多人,而且大号科学家、普通民众都有。民众不去美国,会以为美国特别支持转基因。


阅读(171)
上一篇:睡懒觉可能带来什么风险?
下一篇:奶制品行业奶精横行:成本仅鲜奶10% 恐致癌

相关阅读

频道推荐
医疗新闻
社会热点
疾病快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