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资讯>
健康快讯>
社会万象>
“万元户”家庭垮掉后他一度成“废人”,靠直播捏泥巴月入近万
“万元户”家庭垮掉后他一度成“废人”,靠直播捏泥巴月入近万

2020-08-01 17:43 来源: 东风新闻

“他们(泥咕咕手艺人)都没有其他工作,就靠做这个为生了。每个除了邮费,只赚几毛钱,请大家支持一下!感谢,感谢你们支持手艺人,感谢!”

7月24日上午9点,鹤壁市浚县黎阳古城西城门外,浚县第二届电商直播大赛7号直播棚中,身高189 cm、体重200多斤的朱付军趴在低矮的桌子前,手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咕咕(浚县民间对一种可以吹响的泥塑玩具的俗称),凑近手机镜头扯着嗓子推荐着。最终,连续一个多小时的直播共卖出泥咕咕超1000件,销售额8000多元。

朱付军今年31岁,鹤壁市浚县伾山街道寺下头村人,泥咕咕县级非遗传承人,也是快手上拥有286万粉丝的“泥巴哥”。他所卖的泥咕咕是几天前从“泥塑第一村”杨玘屯村村民家中收集来的。

近两年,通过快手,朱付军不仅扭转了自己的人生,改变了儿时伙伴的命运,也为杨玘屯村滞销的泥咕咕找到了新的销售渠道,给手艺人带去了更多希望。

7月24日,朱付军向直播间网友介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咕咕一人浮沉

“万元户”家庭垮掉 他一度成“废人”

“哥,快手和县里在搞非遗合作,要不咱俩用泥捏个拖拉机试试?”2018年9月,鹤壁市与快手达成战略合作,快手将对鹤壁市非遗文化进行流量支持。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朱付军连忙坐起来,给哥哥朱付强打去电话。

此时朱付军因脚伤已卧床大半年。大半年前,他在浙江省湖州市某工地干活时不慎扭伤,右脚多处骨折。为省钱,在一次手术五万元的县医院和一次手术七千元的私人小诊所中,他选择了后者,也落下了后遗症。如今伤处虽已愈合,但走路仍一瘸一拐的。

“那时我女儿八岁,儿子六岁,我妈和我老婆,都靠我打工养活,没钱做手术啊!”朱付军回忆道。

朱付军18岁始,人生的窘迫似乎如影随形。那年,他的父亲和爷爷相继去世,20世纪80年代就是村中“万元户”的朱家一下垮掉,朱付军兄弟俩初中未毕业就不得不辍学外出打工。2015年,朱付军拿出多年积蓄,又借了钱,创业做门窗楼梯生意,赔了百十万。同年,26岁的他突发心梗,年纪轻轻心脏就装了支架。再加上脚伤,朱付军感觉自己“废了”。

“那时候挺迷茫的,动也动不了,就每天躺着看手机。”朱付军说。但刷手机刷出了转机。朱付军的奶奶是杨玘屯村民,从寺下头村到杨玘屯村步行只需15分钟。小时候,朱付军常和哥哥一起,跟奶奶学捏泥咕咕,也会自创用泥巴捏坦克、飞机和农村常见的拖拉机。如果不是因为泥塑不挣钱,当年父亲和爷爷去世后,他也许会以此为生。“反正现在啥也干不了,我手也没坏,就试试呗。”朱付军心想。

朱付军泥塑作品

朱付军泥塑作品

挂了电话的兄弟俩,当天下午就凑到一起捣鼓着用泥巴捏了一辆轮子能动的拖拉机,随后拍了一条短视频发布在快手上。“我俩都好多年没捏了,捏得不是特别精美,所以发了之后也没想太多。”朱付军说。

谁知一夜过去,朱付军早晨起床,发现视频播放量上百万,自己也有了近两万的粉丝。此后他趁热打铁,逐渐将泥塑视频发展成定格动画,讲述犁地、收麦子等乡土文化,一个月就吸粉百万。如今,已是红人的朱付军还五次受快手官方邀请直播介绍个人经历和地方泥塑文化。四人之梦

他和团队共享一个“泥巴影视梦”

在朱付军心中,比定格动画更远的还有一个“影视梦”,他希望未来可以制作一部电影,讲一座泥巴城里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而陪伴他追求这个梦想的,是他在获得关注之后第一个月组建起的四人团队。

这个团队有着明确的分工。朱家兄弟俩负责人物、建筑、飞机、汽车等泥塑的制作,表弟李同辉负责拍摄,儿时玩伴张小军负责后期。

朱付强比弟弟年长4岁,不善言辞,微有结巴,加入弟弟的泥巴事业前,他在姑姑的厂里做电焊工,虽稳定却无趣。

做泥塑让朱付强找回了创作热情。喜欢看战斗类影视作品的他策划了泥巴版《亮剑》战斗场面,该条视频得到近两千万播放量。

最近一个月,他和弟弟正在研究电动遥控泥巴战斗车。下一步,朱付强打算自己也开个账号,这样可以和弟弟结成兄弟号。

李同辉今年26岁,初中毕业的他原本跟着朱付军在湖州打工。自朱付军的脚受伤之后,他也一同回乡,靠送菜、做司机等不同活计赚钱维生,每月收入三四千元。

32岁的张小军在此之前,在村口经营着一家手机维修店,但也濒临倒闭。

近两年来,以前从未接触过拍摄的李同辉,渐渐懂得了“多机位”“运镜”等不同的拍摄技巧。目前,李同辉主要通过手机拍摄。但他正在研究单反,未来朱付军打算购入无人机等设备也让李同辉用于拍摄。“现在比以前感觉有意义。虽然忙,但是舒服多了!”李同辉说。

张小军也学会了剪辑、配音、特效、绿幕抠图等后期技巧。他常用快影、巧影、定格动画工作室这一类手机剪辑App,剪辑一条定格动画,要组合400~1200张照片不等。“没事时我就翻手机里的素材,看看怎么能让画面衔接得更顺畅。”张小军说。

如今四人每人每月有8000元~10000元不等的进账。“赚得比以前高多了”,为了有更好的拍摄效果,换了一台iPhone 8 Plus的李同辉一脸笑容地对记者说。集体出路

保护手艺人,把泥咕咕文化传播出去

“小的泥咕咕一套6个,九块九包邮,前三名拍到的都送一个我的泥塑作品小汽车!”直播开售泥咕咕前,朱付军承诺向前三名抢购者送出自己的泥塑作品。

这样一辆十几厘米长的泥塑小汽车单卖19.9元一件,前后要烧制三次,加上前期阴干,制作周期在一个月左右。朱付军家中的电动烧窑炉不大,无坏品的情况下,一炉最多能出40辆。

如今已经身为快手幸福乡村带头人的朱付军不在意这些。目前,自己的快手账号一条广告费用一万多元,一个月能接上两三条就足够养活四个人。但朱付军更清楚的是,老手艺人的家中积压着很多泥咕咕,而乘着非遗文化的东风扭转命运的他,也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泥咕咕。

2018年11月,朱付军首次直播时选择帮杨玘屯村一名70多岁的老手艺人售卖泥咕咕。开卖不到一分钟,四五百件泥咕咕全部售空。“那次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准备得不多。”朱付军说。

朱付军在杨玘屯村老手艺人家中做泥咕咕售卖直播

往年,浚县会在春节举行贯穿正月的古庙会,这一庙会也有“华北第一大古庙会”之称,吸引着附近省市县的游客前来游玩,也成为每年泥咕咕的重要售卖期。今年受疫情影响,古庙会取消,杨玘屯泥咕咕文创产业股份合作社理事长、泥咕咕非遗传承人宋楷战接受浚县融媒体中心采访时曾表示,杨玘屯几乎所有的泥咕咕都滞留在家。

5月17日上午,朱付军受邀参加杨玘屯村首场泥咕咕售卖直播,直播20分钟就卖出3000件,村民心里乐开了花,纷纷拿着泥咕咕往朱付军怀里塞。最终两场直播卖出超10000件泥咕咕,销售额5.8万元。两年来,朱付军总计为杨玘屯村手艺人卖出十几万件泥咕咕,销售额120万左右。

首次直播之后,朱付军陆续接到了各地博物馆、景区的十几个泥塑订单,总计四十多万元,他把这些订单分给杨玘屯村手艺人合作制作。“订单大多是人物,我不擅长做人物,而且一个人也做不了,不如让手艺人一起赚钱。”朱付军说。

一年半来,朱付军也不断把自己的直播经验分享给李卫雪、宋楷战等青年泥咕咕非遗传承人,协助他们运营抖音和快手账号。“想把泥咕咕文化传播出去,得靠大家一起努力。”朱付军说。

浚县第二届电商直播大赛,朱付军(右)与表弟李同辉在直播棚中

来源 河南青年时报

记者 李豌/文图

编辑 杨阳

审核 田震

(文章来源于:东风新闻)

相关阅读

频道推荐
今日头条
新闻动态
社会万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