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资讯>
专家对话>
非常对话>
陈忠:心系学科发展 跟随中国血管外科第二次革命新步伐
陈忠:心系学科发展 跟随中国血管外科第二次革命新步伐

2015-02-13 00:00

导读:随着高科技时代的到来,尤其是微创的血管腔内技术给血管外科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契机。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忠教授从事血管外科专业三十余年,对血管腔内技术、传统开放手术及二者相结合治疗动脉疾病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为此,飞华健康网本期“非常对话”栏目对陈忠教授进行了专访。

陈忠:心系学科发展跟随中国血管外科第二次革命新步伐

对话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忠教授

【对话背景】

作为外科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中国的血管外科从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三十个年头,经历了从无到有,始小及大,由弱至强的过程。特别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高科技时代的到来,各种应用于血管外科检查和治疗的先进设备纷纷被引进中国,尤其是微创的血管腔内技术给血管外科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契机,血管外科步入了飞速发展时代,现在已经成为医疗领域冉冉升起的新星,成为名副其实的朝阳产业。

陈忠教授,现任北京安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已从事血管外科专业三十余年,有着深厚的血管外科临床基础和实践经验。对血管腔内技术、传统开放手术及二者相结合治疗动脉疾病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深受到广大患者的欢迎和赞誉。同时,陈忠教授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以执行主席的身份多次主办了中国血管外科医师协会年会、五洲国际心血管病学术会议血管外科会场、以及“CEC——中国血管论坛(暨国家级继续教育学习班)”等大型学术会议,为培养学科人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此,飞华健康网本期的“非常对话”栏目特别邀请到了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陈忠教授,接受我们的访谈。

【对话嘉宾】

陈忠,主任医师,教授,现任北京安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1984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同年被分配到北京安贞医院工作。现已从事血管外科专业近三十年。先后从师于我国著名血管外科专家汪忠镐院士和吴庆华教授。有深厚的血管外科临床基础和实践经验。1998年曾赴当时国际一流的德国杜依斯堡圣约翰医院及纽伦堡公立医院血管外科进修学习并进行学术交流。熟练掌握各种血管外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断、介入治疗及手术治疗。从事首都医科大学医学系和预防医学系临床教学工作十余年,并多次获得“优秀教师”和“三育人标兵”称号,承担首都医科大学医学系及预防医学系本科生、研究生,京华医学院本科生,全院进修生授课任务。

【面对面】

飞华健康网:陈主任,您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我国血管外科的研究和发展,可以说见证了我国血管外科的兴起与发展历程,有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血管外科?以及该学科的衍生与发展过程?请与国际血管外科的发展现状比较说明。

陈忠教授:血管外科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不太熟悉。因为血管外科起步比较晚,是一个相对年轻的领域。从上世纪30年代抗凝药物的发明,到上世纪50年代人工血管问世,血管外科才有了长足的进步与发展。而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才逐步有了独立的血管外科,通过三十余年的不断发展壮大,我国的血管外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特别是近10多年来,随着我们对血管外科疾病认识水平的不断加深,尤其是血管腔内技术的蓬勃发展,各种新材料、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与更新,使得我国的血管外科发展非常迅速。2014年1月12日,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成立,代表着我国的血管外科领域正逐步向专业化、科学化、正规化迈进。

与国际上的血管外科相比,我国的血管外科起步较晚。国外医学发达国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普遍有独立的血管外科。早年人工血管的问世对于血管外科来讲是意义非常重大的,因为人体自身能够提供用于自体移植的血管非常有限!比如一个长了肿瘤的患者,他的血管受损了,或者血管堵塞了,如果没有人工血管,我们常常就没有办法给患者摘除病变的血管,也就没有办法挽救患者的生命。除此之外,对于血管外科来说意义非常重大的还有抗凝药物的发明,在血管外科的手术中,我们要摘除病变或破损的血管,就必须将要摘除的血管两端阻断,防止患者因失血过多而导致失血性休克甚至死亡。我们经常能从电影上看到,动脉血管出血时喷血会喷的很高。一般正常人的血压也要有120mmHg左右,相当于163cmH2O左右,也就是说有可以使血液喷射一米六左右的压力,可以想见真要是动脉破裂或是切开后没有阻断失血量会多大!但是,由于人体自身凝血机制的影响,血管被阻断后很容易形成血栓,这个时候抗凝药物就很重要,它可以防止血液凝结,避免形成血栓。可以说人工血管和抗凝药物的发明推动了血管外科的发展,可以算是我们学科发展的第一次革命性变化。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以微创为重要理念的血管腔内技术蓬勃发展。我们把它称之为血管外科的第二次革命性变化,因为原来的血管外科手术都是开放性的,动脉瘤也好,血管闭塞也好,都必须要通过开刀把瘤子切除或者打开已经狭窄的、堵塞的血管,再或是用一段人造血管把病变血管跨过,然后吻合衔接等等。这些都是需要开刀来解决的,现在所谓的微创技术或者称为血管腔内技术是使用了非常简单的办法:通过血管局部穿刺,然后应用导丝、导管配合通过病变血管,然后用球囊扩张,需要时再放个支架等一系列微创治疗。把原来很复杂的疾病通过非常简单的办法给解决了。现在一提放支架,大部分人想到的是在心脏冠状动脉里面的支架。实际上在血管外科领域,我们应用的支架要比心脏领域广泛的多的多。因为心脏科只局限于心脏这一个器官,而我们涉及到的是全身多个不同的器官,包括四肢、内脏、头颈及胸腹腔的各个部位。可以说我们涉及的范围,包括我们涉及的靶器官要比心脏多很多。正因为有了这些微创技术,血管外科治疗的手段多了,涉及的疾病覆盖面积广了,整个手术的创伤性减少,治疗效果大大提高,这都得益于科学技术水平的进步,很多原来是禁忌症的,现在已经变成了适应症。中国的血管外科正是赶上了学科第二次革命性变化的步伐,使得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近,甚至个别项目已经超过国际上先进发达国家的血管外科水平。

飞华健康网:血管外科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很多患者对于血管外科的了解并不透彻,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该学科在我国的发展现状?以及该学科主要针对哪些疾病患者?主要的治疗手段有哪些?

陈忠教授:血管外科诊治范围内的疾病是外科的常见病、多发病,从动脉到静脉,从大血管至外周小血管,包括除去颅内和心脏以外,几乎遍布全身的所有血管疾病。比如说,大到主动脉,如:胸主动脉夹层、胸主动脉瘤、腹主动脉瘤;小到我们经常提到的下肢缺血性疾病,内脏动脉狭窄闭塞性疾病;包括可能导致脑卒中的颈动脉狭窄疾病;还有一些紧密包绕血管生长的一些肿瘤,如:颈动脉体瘤、后腹膜肿物等等,这些实际上都是我们治疗的基本范围。当然不仅仅是动脉疾病,还有很多静脉疾病,如:布加氏综合征、下肢深静脉血栓、静脉功能障碍性疾病、静脉曲张等也属于血管外科的收治范围。但是因为动脉血管疾病致死、致残率比静脉血管疾病高,受到人们的关注度也高,所以,动脉血管疾病的治疗手段比静脉血管疾病要多很多,治疗水平也高很多。此外,还有一些血管先天发育畸形,如:血管瘤、动静脉瘘等;血管损伤,如:枪弹伤、锐器伤、钝挫伤、减速伤等也是血管外科治疗范畴。

具体来讲,我们最关注三大类的动脉血管疾病,也是临床发病率最高的动脉血管疾病:第一大类是主动脉扩张性疾病,包括:主动脉夹层和主动脉瘤等。这类疾病发病率很高,而且主动脉瘤早中期多没有任何症状,一旦发病往往都是血管破裂大出血危及生命。第二大类是可以导致脑卒中的颈动脉狭窄性疾病。此类疾病早中期也多没有典型症状,甚至没有症状。但是,一旦发生症状往往都会致残甚至致死。所以在西方发达国家受到广泛关注,这首先得益于他们医疗科普知识的推广,自我保健意识比我们超前。他们通过体检或者筛查,在发病早中期就进行预防性治疗和控制。很少等到非治不可时才治疗,因为他们都知道到那时再治疗往往已经无济于事了!但是在我们国家,老百姓不但重视不够,而且即便有医生建议检查、治疗往往也理解不了,认为我没病(通常是指没有任何身体不适)为什么还让我做那么多检查甚至是治疗,是不是过度医疗?但是百姓并不了解,如果我们在发生脑卒中之前就把这个隐患及时处理掉了,肯定会大大地简化治疗手段,而且治疗效果会大大的提高。否则脑卒中一旦发生,轻则偏瘫失语,重则危及生命,此时再治疗常常也不能改善已有症状。这将给患者本人及其家庭和社会带来非常沉重的医疗负担和生活负担。第三大类是下肢缺血问题。下肢缺血最多见的病因是动脉粥样硬化,后者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的必然结果。实际上大多数主动脉瘤、颈动脉狭窄性疾病和下肢缺血性疾病的源头是一样的,都是动脉粥样硬化。但是限于目前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动脉粥样硬化的病因并没有研究清楚,因此现在临床只能针对不同的症状和体征做相应的对症治疗,暂时无法去除病因。现在我国很多人认为下肢缺血,大不了少走点路,但是不会导致生命的终结,实际上这种观点是极为错误的。第一错在不知道很多心脑血管疾病跟下肢缺血性疾病是并发的;第二下肢缺血可以严重影响人的生活质量,并可以致残,甚至致死。比如说,正常人可能走十几里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下肢缺血的患者可能几百米、几十米甚至几米都走不了,他会觉得腿酸胀、乏力、沉重,甚至疼痛。我们中国有句老话——“人老先老腿”,但是腿的问题常常让患者首先想到的是看骨科,很少患者出现上述症先想到和血管有关系。实际上这样的临床症状,很多都是由于动脉狭窄甚至闭塞,使得整个下肢动脉供血差导致血夜循环不够,供氧量不够所造成的。如果发展到下肢不动也疼(临床上称之为“静息痛”),甚至出现缺血坏死,基本上就很难恢复了。患者只能选择截肢,后果非常严重,甚至有生命危险。

除此之外,静脉曲张也是发病率极高的血管疾病之一。这种疾病大家可能比较熟悉,虽说不会致命,但是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患有静脉曲张的患者常会感觉腿部酸胀,像绑了沙袋一样沉重,特别是在长时间站立或行走后症状尤为明显,这是因为血液回流不畅导致大量的血液淤积在腿部不能顺利的回流到心脏,时间长了甚至会导致色素沉着,甚至溃疡经久不愈。目前这种疾病的发病率极高,我国50岁以后的女性静脉曲张的发病率可以高达40%,而在男性病人中也能达到30%。此外还有静脉血栓,前几年关于所谓的“经济舱综合症”炒得很厉害,就是指患者长时间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没有活动,没有足量的饮水,在站起来后会突然倒下,导致生命危险甚至死亡。这不是心脏的问题,而是长期固定一个姿势不活动,导致血液循环降低,腿部静脉形成血栓,患者站起来后,由于肌肉活动提供了一个挤压的作用,将血栓挤压脱落到肺部,堵塞了肺动脉,导致血液无法在肺部进行氧气与二氧化碳的交换,造成患者窒息。这也是为什么患者会感觉到剧烈的胸痛、咳血和心脏骤停。除此之外,妊娠期的妇女也很容易发生静脉血栓,因为按照我们国家的“坐月子”风俗,产妇常被关在密闭的环境中减少活动,加上产后肥胖,给孩子哺乳等都可以导致静脉回流障碍,特别是剖腹产的产妇,为避免伤口疼痛而减少活动,并主动限水以减少小便次数,加之怀孕和产后人体在自我调节中,血液都处于高凝状态就更容易形成血栓。还有就是大型的骨创伤或者是骨关节手术后的患者也是静脉血栓的高发人群。这些知识不仅要向患者普及,也应该对一些学科的医生进行普及。以上我只是列举了几个典型的血管疾病代表,实际上有上百种的血管疾病,这里不可能一一列举,但还是希望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只有这样才能够提高血管疾病的检出率、治疗率和治愈率。

至于血管疾病的主要治疗手段,已经从单一开放性手术向微创手术为主导,其他手术方式并存的方向发展和过渡。但是国内血管外科的发展毕竟比国际晚了三十多年,虽然目前在技术上已经接近甚至赶上了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在耗材的生产上还存在很大的差距。目前国内的血管外科耗材大多使用的是进口产品,成本高,给患者和国家带来很大经济压力。而国内的生产厂商大多还都处于模仿阶段,产品质量还有待加强。但是,我相信随着国家总体实力的增强和对自主研发产品大力扶植政策不断落实,血管外科器械、耗材、设备等都将实现自我跨越,我国血管外科的发展将更加值得期待。

飞华健康网:血管外科短短三十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您认为该学科能够得到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该学科的发展对于目前百姓健康与疾病治疗具有怎样的意义?请列举一些典型病例或数据。

陈忠教授:我们用三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国外用七八十年走过的历程,这首先得益于科技水平的进步和耗材的发展,从开放式手术到微创治疗,我们赶上了历史发展的潮流。目前我国血管外科疾病诊断、治疗、预防领域中发展较快的主要有:主动脉夹层和主动脉瘤的腔内修复和外科手术;下肢动脉硬化缺血性疾病的腔内治疗;颈动脉硬化性狭窄的手术和腔内治疗;大动脉炎的综合治疗;布加氏综合征的腔内与手术治疗;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及其相关并发症的预防与治疗;下肢原发性浅静脉曲张的微创治疗等等。其次就是学科的交叉发展。血管外科在成立初期很多人不了解,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合作的科室越来越多,血管外科逐渐受到大家的重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肿瘤医生在做手术时如果发现患者的主要血管被包裹在肿瘤中,常常认为无法切除,否则可能引起患者大出血。如果有血管外科的配合,他就可以切除肿瘤,还可以做血管重建。通过手术配合,很多外科医生了解了血管外科的基本处理方法和治疗手段后,会扩大他的治疗范围,同时减少患者痛苦和损伤。现在各地医院都纷纷成立了自己的血管外科,壮大了我们血管外科的队伍,也促进了血管外科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随着学科发展,必然会被更多的兄弟学科及老百姓熟悉和认知,当然这也需要媒体的报道和政府的推广普及。在学术宣传和血管疾病知识的普及上,我们血管外科医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血管遍布人体的各个角落,与百姓健康息息相关,但是现在的常规体检项目里很少包含血管检查,有的即使检查出了血管问题,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一些甚至导致严重后果的发生,比如腹主动脉瘤,要知道已经有动脉瘤的血管一旦破裂,即使在医院现场马上抢救,时间都不一定来得及,更何况从家或别的地方往医院送治!在动脉瘤没有破裂之前的治愈率可高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一旦破裂之后,其治愈率往往还不到百分之五十。这些信息是很重要的,应该让患者和其他兄弟科室的同行们知道,对于血管疾病的早期预防和重视,了解早期治疗的重要性,以减少悲剧的发生至关重要。

飞华健康网:学科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储备,而如何推广学科知识,加速学科发展步伐,已成为了我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所面临的任务之一,您作为该学会的主任委员,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协会在此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效果如何?

陈忠教授:血管外科毕竟还是一个年轻的学科,人才队伍还比较薄弱。尽管从事血管外科疾病治疗的人员,从早年的几十人发展到现今,已有数千人的从业医生,但是随着我国血管疾病病例数量的日益增加,专业人员数量仍有较大缺口。特别是临床技术水平的不断更新与提高,血管外科从业医师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等级的医院存在着学术水平参差不齐、发展速度快慢不等、诊疗标准不够统一、技术操作缺乏规范等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在相应的专业医生准入方面缺乏规范性的制度保证,专业医生的手术质量也没有明确的标准,临床实践中还存在一些医生技术应用不规范,材料选择不得当,有些不该出现的并发症甚至死亡事件时有发生,甚至由此引发医患纠纷等问题。同时,由于缺乏统一的专业化医疗常识宣传平台,病人对疾病的病理过程、自然转归、以及腔内和手术治疗难以避免的风险认识不足,也大大地限制了血管腔内和手术技术的开展和推广。因此,加强对血管外科医生,尤其是对基层医生在血管外科疾病诊治中的系统化培训、规范化治疗、科学化准入的实施和推广极其重要。

我从担任中国医师协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以后,一直致力于此项工作的开展。去年我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成功举办了第七届“CEC—中国血管论坛(暨全国血管外科继续教育学习班)”,现在这个论坛已经成为我们学科领域一个非常著名的品牌性学术会议,吸引了行业内各界人士的关注。此外,我们还举办了顶级血管外科专家全国巡回演讲。把全国顶级的血管外科专家组成一个演讲团队,走入基层宣传正规的、规范的、科学的血管疾病诊疗理念和治疗的先进办法,演讲团深入到四个省份的十个城市,为基层培养了大批血管外科人才。今年我们将继续巡回演讲到更多省份与城市,目前预计有六个省份,十二至十五个城市,争取让更多的基层医生受益。我相信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以及生活和医疗条件的改善,血管外科疾病的发病率、检出率、治疗率、治愈率和从事血管外科的人员都将大幅度提高。

飞华健康网:您作为我国血管外科的学科带头人,一直在为学科发展添砖加瓦,请您介绍一下,目前血管外科发展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是否已有解决方案?

陈忠教授:应该说,就跟现在人们的财富贫困差距较大一样,我们中国在整个医疗上,尤其是在我们这个专业领域上,也面临着发达地区和基层地区的治疗水准和医疗资源差别巨大的问题,比如说顶级的医疗设备和专家都集中在北京、上海这些高度发达的城市或者是一些省会城市,而对于二、三线城市来讲,力量就相对薄弱。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行业协会的平台汇集各方力量,通过全国巡回演讲、会诊、手术演示等形式帮扶落后城市提高水平,使血管外科在全国各个地区都能取得蓬勃的发展。

现在国家在简政放权,很多行政职能下放到了相关的专业协会,比如说专科医生的培训、考核和准入等相关内容已经被下放到中国医师协会。我们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就上述相关内容都已形成初步预案。这不仅是我们学科所要面临的问题,其他学科也一样。我们要尽快形成完善的培训、考核和准入制度,争取能够为学科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高精尖人才。

飞华健康网:现代是一个学科交叉发展的时代,很多先进的科学技术陆续被应用于医学治疗,在这方面血管外科是否会有新的突破?您认为血管外科的自身优势和特点是什么?

陈忠教授:血管外科现在有好多的突破点,最显著的应该是微创治疗。比如说刚刚提到的动脉扩张性疾病无论是大血管、还是小血管,无论是胸主动脉、还是腹主动脉,过去我都要开胸开腹才能治疗。现在我们有很简单办法就能得到治疗,而且是微创治疗。过去方法是把动脉瘤切掉,需要靠医生一针一针的把人造血管缝到原来的位置,现在用钴铬或者镍钛合金的支架,外面与人造血管融为一体,我们称之为支架人工血管或覆膜支架,把它放在一个很细的输送管道里,再将管道送到体内,把它放到相应的位置后,利用金属支架这种外向的支撑力,将支架人工血管镶嵌在一个两端相对正常的血管上,这样就把中间这段有病变的血管(比如说动脉瘤)与血流完全隔绝开了。由于血流被支架隔绝开了,原来对心血管壁的冲击导致它破裂的风险就没有了,实际上达到了治愈的目的,这就是很大的突破。创口小,患者恢复的也快,以往患者需要住院十五天,现在只需要五天左右。

此外,关于下肢缺血性疾病的治疗现在也大多采用微创疗法,但是因为下肢是人体活动量最大、关节打弯最多的地方,因此容易造成内膜增生,甚至支架劳损折断。针对这种情况,现在也有了很多先进的治疗理念。比如怎样将内膜增生降到最低?现在可以借鉴化疗的理念将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化疗剂量应用于防止增生的血管内皮上,降低血管活性,就不会产生增生,这就是涂药球囊和涂药支架。针对支架劳损折断问题,目前有很多不同材料、不同编制方法、不同设计结构等多种解决方法在探索实践。而且生物可降解支架也在积极研发中,虽然还停留在动物实验阶段,但是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就有可能应用于人体。

其他还有许多相关的技术和耗材方面都可能会有较大的突破和发展,比如:动脉保护装置、腔静脉滤器、血栓粉碎抽吸装置、血管全堵病变开通装置及各种血管封堵装置等等。

另外,我们血管外科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我们与很多专业是互相交叉的。比如说心外科、普外科、神经外科等,甚至和很多的内科,比如说内分泌科、心内科等也有很多的交融。我们可以与这些学科提供相互的支持和帮助,同时促进我们和其他的学科同时更好的快速发展和进步。

飞华健康网:陈主任,您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为血管外科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请您结合多年的学科管理经验,畅谈一下,对于血管外科发展的未来展望。

陈忠教授:对于血管外科发展的未来展望应该是扩大学科建设和人才梯队的培养。据调查显示,真正的血管病发病率和得到治疗的人数相比要高出几百倍,甚至上千倍。换句话说,现在真正有血管病的患者能够及时得到治疗和有效治疗的仅仅是百分之一,甚至于千分之一,因此我们必须扩大学科建设才能够使更多的人得到积极有效的治疗。血管外科与各学科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随着学科的不断发展和扩大,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血管外科的重要性和成立血管外科的必要性。2015年,我和中国医师协会血管外科医师委员会的全体委员,特别是其中主要的骨干力量会进一步践行基层城市巡回演讲活动,培养更多的血管外科人才,同时积极推动血管外科专业医师的培训、考核、准入制度的完善,为培养更多更为合格的血管外科专业医师,为我国血管外科事业的可持续性发展添砖加瓦,做出富有成效的努力。

(来源:飞华健康网杰然郭晶晶胡海霞)

阅读(1)

相关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