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资讯>
专家对话>
品牌人物>
张能维:教学相长仁者心 独步学界技与能
张能维:教学相长仁者心 独步学界技与能

2014-08-23 00:00 来源: 飞华健康网

导读:张能维,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兼肿瘤外科胃肠专业首席专家,腹腔镜中心主任和肥胖及糖尿病治疗中心主任;在新华网首届百姓身边“中国好医生”活动中荣获“科研成就奖”。

教学相长仁者心独步学界技与能

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张能维

导语

他,性格开朗,博学笃志,温厚持重,在医学界独负盛名,特别是他的单手打结、单手缝合技术独步学界,被患者尊为“神刀”。

他,从穿上圣洁的白大褂起就承担了光荣的职责,踏入医生的行列就肩负起神圣的使命;他谨守希波克拉底誓言,情之所系,终身相托。

他,从医27年来,矢志不移的是默默地奉献,永恒不变的是高尚的情操,忠诚践行的是救死扶伤的信念。

他,理论扎实,临床经验丰富,手术技术堪称完美,科研创新硕果累累,在难出成就的普外科领域中成为行业的开拓者,走在了学科领域的最前列。

三尺讲堂是他另一方天地,他凭借扎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临床经验,创建了普外科“教、研、学、发明创造”的教学新思路。在传授学生知识的同时,还十分注重对他们的道德培养,因为他深知,没有奉献精神、慈悲心肠,无论有多么高的医术,都难以成为一个好医生。他身体力行,铸就了医者师魂。

他就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张能维。他有仁心大爱,有为病患分忧的慈悲心;他在医德医术上堪为从医者表率,在科研上勇于探索创新,有精益求精的职业精神;他是腹腔手术学科领域的翘楚,是当今医学界的实力派代表人物之一。

人物简介

张能维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副院长,兼世纪坛医院腹腔镜中心、肥胖及糖尿病外科、卫生部内镜技术培训中心主任,肿瘤外科胃肠专业首席专家。

中国医师协会肥胖及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普通外科内镜与微创专业委员会副总干事、卫生部内镜临床诊疗普通外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医师定期考核内镜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IFSO(国际肥胖病、糖尿病外科联盟)会员、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内分泌专业组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亚洲内镜协会终身会员

《普外腹腔镜手术学》主编、《外科手术学》副主编、《中国内镜杂志》、《中国微创外科杂志》、《中华胃肠外科杂志》、《中华外科手术学杂志》、《中华消化外科杂志》编委

获得国家专利2项、北京国际发明博览会银奖、北京市总工会技术创新标兵、北京市优秀青年医师、先进工作者、恩德斯科学技术奖杰出成就奖、全国卫生先进个人、中国好医生评比“科研成就奖”。

事迹回眸

闯入医学之门,从此誉满杏林

张能维出生于江西省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天资聪颖的他,喜爱独立思考,遇事爱琢磨,学习成绩非常优秀。1981年,16岁的他考入了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从此踏入了他终身为之奋斗,并取得巨大成就的医学之门。

儒雅温和的张能维谦逊地说,自己一直是怀着敬畏之心来学习和工作的。他说,我国的外科学是一门历史悠久而又发展缓慢的学科,虽然在古代中国医学中就已有外科和外科医生,但西方医学传入中国时是叫西医;新中国建立以后,在继承和发展传统的中国医学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引进和吸收西方医学的理论体系和成果而成为中西结合的外科学;而普外科(Departmentofgeneralsurgery)是以手术为主要方法治疗肝脏、胆道、胰腺、胃肠、肛肠、血管疾病、甲状腺和乳房的肿瘤及外伤等其它疾病的临床学科,是外科系统最大的专科。建国以来,我国的普外科迎来了长足的发展,除担负着外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工作外,外科理论研究、手术技术创新、专业人才培养等方面也硕果累累。

普外科既是一个诊断和治疗常见外科疾病的专科,本身又有许多疑难病、复杂病需要研究攻克,手术方法和技巧的改进提高更是无止境。但并不是每一个外科医师都能准确把握各种复杂的外科病症,即使是阑尾炎这种常见病,也可能会因患者的症状不典型或者伴生的其他症状而误诊。所以,一个人一旦选择了普外科,也就注定了他要走的是一条艰难的路——既要有烂熟于心的医学理论,又要有不断积累的临床经验;同时,任何时候,对每一个病患、每一个病例,都要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因为生命大于天。

张能维谈起普外科的发展脉络有条不紊,浅显生动,让外行人听起来也很好接受。“刚从国外学习腹腔手术时,手术时体位的变化、腹腔压力增高等因素,从国外的经验来看,患者的术前都是要服用抗血凝药物,以防止发生血栓。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人很少有得富贵病的,患血栓的概率很少,所以不需用抗血凝;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的变化,如今我们又需加上抗血凝了;这就是书本上没有的知识,需要在实践上去掌握,去总结归纳……”

“在普外科,除了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还存在着专业细分研究越深才能对病人也更有利的问题。作为一个普外科医生,我们还应在熟悉掌握普外科疾病诊治的前提下,进行更深入的专业学习与工作,才能使专业发展得更好、提高得更快。”张能维回忆起学医的历程有着无限的感慨。

张能维这种深刻的认识,诠释了“态度决定一切”“热爱是最好的老师”这些名言,注定了他的专业视野比一般人开阔,也是他能取得非凡傲人之成就的前提。

慈悲济苍生,医德固根本

医术好还远远不够一个好医生的标准,胸怀一颗扶危济困的慈悲心更为可贵,这是张能维常对学生讲的一句话,也是他时时谨记在心的准则。因为目前的普外科的状况是急诊多、创伤多、恶性肿瘤多,病种多、患者多、手术多、疑难危重病多,“忙、乱、脏,事情多、头绪多”是外科工作贴切的写照,除了要有高超的医术,医德的好坏也会直接影响到接诊能力。

中国自古就有“医乃仁术”的医学定义,“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答理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从医27年如一日,张能维用事实来验证其医德医术的无可挑剔性。

2007年10月4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收治一名来自沈阳的患者李夏。她在非洲某国打工受伤而患病,入院时,身高170cm,体重不到30kg;腹腔、身上、臀部、大腿都有脓肿,也就是说细菌已通过血液播散到了全身;胳膊、腿、胸廓只有皮包着骨头,甚至分辨不出是一个女孩,只有肚子鼓得像只青蛙一样;腹腔穿刺出来的腹液是浓性的,并伴粪渣。经过手术、治疗,到10月12日,李夏做完第二次手术后,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直到10月20日,李夏的主治医生、当时担任普外科主任的张能维告诉李夏父母,由于李夏不但出现了肺功能衰竭现象,还出现心肌中毒、肾功能衰竭表现;抵抗力很差,感染十分严重;救治成功的机会甚微,在花费了巨额治疗费后她仍有可能挺不过去而死亡。

在医院,李夏的血压是靠药物稳定,心肺功能也完全依赖医疗器械维持,每天住院的费用高达五千多元,加上手术费,住院才十几天,已花费了12万多元,掏空了李夏父母的全部积蓄及所有借款,更主要的是仍看不到生存的希望。心如刀绞的李夏父母万般无奈只得做出放弃治疗的决定,两天没到手术室看望李夏。而敏感的李夏却在纸上艰难地写下“我要活”三个大字,向张能维表达出强烈的求生的愿望……

看到如此揪心的一幕,医生只能把家属的决定和李夏的情况向领导汇报。敏感的医患关系、病人黯淡的生存前景、家属放弃治疗的决定、李夏强烈的求生欲望交织在一起,让领导也颇为踌躇,如果违背家属意愿继续救治,昂贵的费用谁来承担?万一救不活,医院还将面临医疗责任的风险……

面对此情此景,张能维本着对生命的爱护和敬畏,毅然决然地和冶疗组二十几位同仁商定由他们牵头为李夏捐款,继续抢救。此后,经过5次大手术、5个月的精心治疗,在张能维和治疗组的不懈努力下,奇迹出现了,李夏被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而此时的医疗费用也累积到了28万元。这时李夏和她的父母已不能用“谢”字来表达对张能维等大夫的感激之情,他们偷偷回到家乡把房子卖掉,凑足17.9万元,交付了医疗费用,他们用这种实际的行动来表达对医生和医院的敬意。

2008年3月,东方卫视有感于张能维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的医德医术,在《生死抉择》栏目播出了这个真实的故事,一时间感动了无数人。

如今,生活在广东的李夏已经结婚生子,与所有健康人无异。每次当她来北京时,总要回世纪坛医院看看,跟张能维大夫说说话,她觉得张大夫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是他和世纪坛医院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类似的情况不仅一例,在张能维的从医历程中可以说是举不胜举,这些都是建立在他高尚的医德和高超的医术之上的。

一位十多年前张能维医治过的患者,就因为他高超的医术、高尚的医德,成为了他忠实的“粉丝”;一位已几经辗转、经多家医院诊治均未治愈的患者,慕名找到他进行手术治疗,在她痊愈出院前,曾激动地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看病,就信得过张能维主任,只要看见他,我心里就踏实了!我就有救了!”

我们知道,随着现代医疗体系的建立和完善,疾病的治愈率在不断增高,但不能否认的是,恶性医疗事故和令人震惊的医疗纠纷惨案也时有发生,这与医学的复杂性、难以把握性、需要永不停步地研究发展提高有关,也与医德有关,所有的这些相生相长,我们的医疗事业才能健康发展。

“医生的医术再高,无德也难成大器。只有医德这个魂在,医术才不至于仅仅成为医生安身立命的皮囊。其实,医德医术从来不是对立存在的,医德高尚的医生又往往具备高超的医术,医德和医术犹如医学马车的两个车轮,缺了任何一个,都将导致车毁人亡的惨剧。这就是鞭策我前行的动力,不断提升的勇气,也是我教学与带领团队奋进的向心力!”谦和而彬彬有礼的张能维在讲述中加重了语气。

古人云:德之深者,必以术造其德;术之精者,必以德固其术。一个具有着崇高医德,一心救死扶伤的医生,是不会容忍自己医术低下、裹足不前的。所谓大医有魂者,诚如张能维之辈,他身体力行,用事实验证了医患关系是鱼水之情,可以亲如一家,“医本仁术,德乃医本”是体现在医者点点滴滴的行动之中的。

赴日再成长,医术更精进

对患者满腔热忱,对工作认真负责,对技术精益求精,是张能维作为医者的态度。在技术上更上一层楼,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2001年,张能维做腹腔镜手术的技术在医学界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了,不到40岁便有“神刀”之誉。这个时候,院里有一个去日本进修两年的机会,于是张能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东渡日本留学,师从国际著名胃肠肿瘤专家高桥孝教授。

张能维说:“去日本深造,是一个让我再成长的历程,从导师的身上,我学到最多的就是职业精神和科研风范!”

“外科手术是一门综合的技术,每个细节都不可忽视,但是细节的标准是什么?如何做才能更加规范呢?我在留学前可能更加注重的是效果,而从两位导师的身上,我认识到了细节规范化的重要性,用敬畏之心看待处理每个步骤。高桥孝老师说得好,不管做什么工作,对每个细节都要做得非常细致。正是这种严谨的精神,使日本走到了世界前列。从导师的教诲中,我领悟到,就如同我做的腹部手术,每个印迹对患者来说留下的都是终生的记忆,因此,我们在开口和缝合时,如何开口最科学,如何缝合对患者更有利;缝合的针数也决定着时间的长短,更决定着出血量的多少。手术操作类同于工程,手术技巧的应用得当,可以使手术时间缩短,出血量减少,手术风险明显降低,肿瘤的切除率明显提高。”张能维娓娓道来,“就拿腹部手术中的腹壁的打开与关闭(医生称作开关腹),每个普外科医生都并不陌生,有相当多的医生可能感觉没有技术含量,但多少个外科医生能数分钟进腹,且没有明显出血?又有多少个外科医生能数分钟内关腹?开关腹看似无关紧要,但若手术对象是高龄高危患者,数分钟开关腹对患者却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职业精神!”张能维的话掷地有声、分量十足,职业精神提升了他的境界、开拓了他的视野,让他走在了普外科的前列。

由于成绩斐然,从日本深造归来不久,2004年底,张能维被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作为人才引进,担任普外科主任兼腹腔镜治疗中心主任。在他任外科主任期间,2013年,众望所归,他升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首都医科大学肿瘤医学院、北京大学第九临床医学院副院长。

世纪坛医院良好的工作氛围,院领导和同事们的倾力支持和帮助,加之自身的不懈努力,让张能维迎来了事业上又一次腾飞。仅2005年及2006年就开展了北京地区首例腹腔镜治疗肥胖症、首例内镜甲状腺手术,其中肥胖病的治疗包括了各种先进的手术方式。内镜甲状腺的治疗突破了原有的禁区,把手术范围扩大到了甲亢、甲状腺乳头状癌,为国内探索此类疾病内镜治疗的可行性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并在此基础上发明了腹腔镜下单手打结、线性牵引的视野显露等方法。

得益于严谨的职业精神,迄今为止,张能维实施的各种腹腔镜手术已达8000多例,却无一例损伤,各种并发症的发生率也居全国最低水平;此外,腹腔镜治疗各种复杂疝、腹腔镜胃肠肿瘤的手术在数量和质量上在北京地区名列前茅。他的这些技术成果,多次在北京、全国乃至亚洲内镜协会、国际腔镜会议的交流中受到有关同行和专家的好评。这就是再成长的最好体现,也是他不故步自封、勇于接受挑战、不断学习得到的最好回报。

培育人才孜孜不倦,教学相长共同发展

普外科在中国发展的历史只有短短的几十年,一直是在探索中前行,而张能维作为前行者中的中坚力量,除了临床实践之外,还在教学科研过程中不断总结提升。从1991年起,率先开展腹腔镜临床、教学、培训和研究工作以来,他时刻不忘所负重任,积极开展了我国第一例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以及其他多项新技术,并为腹腔镜技术的研究、推广和教学工作做了大量的工作,多次出席国内国际的专业会议并举办多届培训班,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员,遍布全国各地,这些人大部分已经成为当地医院的腹腔镜技术骨干。接受了包括北京市的许多同级大医院的同行们来院参观,又上门帮助它们开展相关技术,为腹腔镜技术更好地服务于广大病患做出了积极贡献。他说,教学是教与学的交往、互动,师生双方在这个过程中相互交流、相互沟通、相互启发、相互补充,从而达到共识、共享、共进,实现教学相长与共同发展。

今年9月中旬,张能维受邀在上海举办的糖尿病和肥胖症的手术技巧培训班上授课,本来预定的一堂课,因太受欢迎,主办方只好临时又加了一堂。课后他又马不停蹄赶回北京,虽然很疲惫,但他很珍惜这种与同行们交流学习的机会,也很乐于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成果和体会,他觉得这也是一种相长与发展。

“腹腔镜外科手术与传统开腹手术在操作技术方面是不同的,要掌握腹腔镜手术操作技术,一定要经过专业的技术训练。腹腔镜手术是新技术,需要在临床实践中积累经验,我也是经过了五六年时间,通过反复实践、操作、总结,到再实践、再改进、再总结出来的操作流程,如今才得心应手的。”张能维笑着说,“很多操作方法是通过拓展思维琢磨出来的,腹腔镜手术中最难的是缝合和打结,很多人总是嫌双手都不够用,还手忙脚乱;但有些手术因为美观的需要,可能只有一个手能够操作,这种情况下打结就更困难了,因为看武侠小说中描写单根筷子夹花生米的一段话,着了迷一样琢磨打结,创造性地发明了单手打结方法;曾经有个胃穿孔的患者,来的时候因为发病的时间太长,腹腔出现广泛的炎症,已经找不到、也辨别不出穿孔的破口了,由于想到了修自行车补胎过程,便轻易完成。如今编入腹腔镜手术教材的单手打结技术,虽然不常用,但对操作空间极度狭小、视觉及操作死角、手术难度大的时候,如在肛门内镜手术(在肛门、直肠内完成的腹腔镜手术)中,却很有用处。在国内外,这类手术中,由于缝合以后,无法打结,则是在线的两端各打一个银夹子(每个银夹子需要100元),如果会单手打结技术,使得缝合更加可靠的同时,还可以节省银夹子,给患者带来很大益处。所示,医疗过程中的专业化技术不分大小,只要能给患者带方便和实惠、对患者有益,就是好技术。”

张能维爱琢磨,重实践,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大侠一样,不仅心灵手巧,还能触类旁通,他发明了许多创意性手术方法,如今都成为普外科不可或缺的教案。实际上,对于每项新技术、新方法的开展,他都亲历亲为,反复在实践验证并不吝传教,为医院科室发展及下级医师培养做出了巨大贡献。“一种技术或方法,甚至一次失败的经验教训,让多一位医生掌握、知晓,就会给患者带来多一份的希望。只要有人乐意学,我就乐于教,留一手、怀宝迷邦都是对患者不负责的行为。”张能维解释道。

张能维除了愿意把自己的学识技术传授给学生和与同行们交流外,他还特别注重与患者及患者家属的沟通,因为他认为这对医患配合、共同面对接下来的手术和治疗有着绝好的作用。为了让患者及家属更透彻地了解病情,从而更好地配合治疗,他从患者的角度,用生动的语言,将疾病的病因、发展乃至治疗与现实生活中的事物进行恰当的比喻,有时还配上简单明了的图解,让没有医学知识的人也能一听就懂。曾经有一位患者的女儿,在听了他的讲解后,信服与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并对学医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将医学专业排在了第一志愿。

“我每天面对着被各种病痛折磨的患者,面对他们一张张渴求解除痛苦的脸,我的职责无疑是运用自身掌握的专业知识对患者进行治疗,在最短时间内根治他们所患的疾病,让患者感受到医务人员的关怀和温暖。而这些,没有高超的医术,没有仁爱之心是不可能做到的。就如我的导师一样,高山仰止,景行景止。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医术粗糙的人,一个道德低下的人能够成为一个受人景仰的大医,这也是促使我不断前行的力量。”

注重科研创新,应对老龄化

张能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患者,然而医疗不单靠专业技术,还需要科研创新。技术能救治一病一人,千人万人,但科研的成就却能惠及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甚至全人类,这就是科学研究的魅力。

而当我们问及中国普外科与国外先进国家的差距时,张能维的语调有些沉重。他说,技术上我们是没有差异的,主要是学术上的差距。技术可以通过勤学苦练掌握,但学术水平却非一日之功,需要国家层面上的支持。特别是要应对中国即将来临的老龄化问题,老年人是疾病的高发人群,据卫计委调查,老年人发病率比青壮年要高3~4倍,住院率高2倍,因医疗费过高,有许多老年人有病不敢看,就诊率约下降了二成,农村老年人由于医疗资源分配不合理,缺医少药,看不起病的现象更普遍。要改变这种状况,当今之计,就是要以最少的成本换取最大的成果,这就需要科研的成果。因此,提高全民的健康水平更需要学术上的支持。

正如张能维所说:“做医生如果不做科研,就得不到总结和提高,若有幸在科研领域获得成果,将不只是有限的人得到治疗,受益的将是所有有需要的人群,乃至整个国家和人类。”

以荣誉感支撑科研,是张能维一直以来身体力行的方针。为了医学研究成果更有效地服务于社会,他尽量节省费用,使更多中低收入患者也能享受先进科技成果。以前,每个手术需要使用3~5个闭合器,他通过科学研究,提高了手术技巧和操作技术,除了必要的地方,其他都通过手法结扎和缝合来完成,这虽然增加了操作难度,但每个手术最多使用5个闭合器,仅这一项就能为患者节省许多花费,通过这个成果受惠的病患不计其数,不仅为病患谋了福利,也将科研成果有效地落实到实处,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疗费用。

在我国未富先老的形势下,很多疾病,特别是“三高”患者日益增多,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治疗,将给社会造成沉重的负担。以肥胖症为代表的代谢性疾病,包括肥胖、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脂肪肝等,已经成为现今社会面临的最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之一。张能维经过不懈的努力,不断的钻研,掌握了以腹腔镜胃旁路术为主要代表的代谢性疾病的外科手术,可有效治疗肥胖和2型糖尿病,且手术属于微创,只在腹壁上有穿刺小孔,没有切口,创伤小、疼痛少、恢复快,患者通常当天就能下床活动,不但受到患者的欢迎,也有效地提高了中国的健康管理水平。另外,2型糖尿病在我国城市人口中的发病率已接近10%,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社会健康问题,而通过腹腔镜下胃肠旁路术,在适宜人群中,糖尿病的缓解率可以达到80%,这对于众多的糖尿病患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解决好这些问题,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方法,就是为社会作贡献,就是我们科学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办法,而这些都需要用严谨的学术态度来钻研。”张能维有预见性地提出了对学科科研的看法。

致力科研发展,让百姓人人享有健康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问及张能维未来在学科研究和管理方面有着怎样的设想,他总结道:“外科学发展到分科越来越细的今天,普外科仍然是其中病种最多、手术最多的科,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寿命延长,老年病人逐渐增多。老年人处于衰退期,全身各系统都容易出现疾患,这给疾病诊治也带来更多的新问题。要求外科医生除掌握本专业知识与能力之外,还要有相关学科知识,手术艺术化思维,解剖学的思想、仿生学、人体综合学等技能,才能达到手术标准化,把自己碰到的问题科学地解决。把住了术者关,还需要从行业学会及协会层面,为从业医师搭建互相交流和学习国外先进技术、理念的平台,区域中心要起引领作用,组织交流与培训,提高我国科研水平。另外,要充分利用好新设备、新器械、新材料的发展助益普外科,抽出更多的人力、物力,全面提高科研水平,才能真正解决老龄化社会中的医疗问题。”

科研的目的其实就是要用比较低廉的价格提供较优质的医疗服务,以满足百姓的基本医疗需求,让人人享有健康的权利,这样才能促进整个社会的进步。正如张能维一直所强调的一样,要达成科研服务国人的梦想,除了要有专业精神,职业精神,还要有一颗敬畏的心,才能不计较物质的利益;才能体会到荣誉感带来的成就;才能迎难而上,弥补我国与世界发达国家在学术水平上的差距。

采访后记

普外科工作平凡而又伟大,成绩往往不易为人所发现和重视,很多医生有志于普外领域作出突破,但结果往往只有少数人有所成就,因此,普外医生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辛苦和汗水,以高度责任心对待本职工作,以奉献精神踏踏实实地做好琐碎而重要的诊疗工作。张能维得以成为这少数人中的佼佼者,其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不言而喻。

他成功的制高点,就是将荣誉看得至高无尚,并为之奋斗不息。诚如西点军校的荣誉感教育一样,一个有荣誉意识的人,才是有灵魂的人,才能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成就;才能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

曾有先辈学人言: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生命至重,有贵千金。张能维有着“用高尚医德去爱人,用高超医术去救人,用科研的精神去应对中国老龄化社会,让百姓人人享有健康”的医者情怀!他是我国医疗改革发展进程中的先锋,他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人民健康做着应有的贡献。

(文章来源于:飞华健康网)

阅读(1)
上一篇:孟和:医乃仁术 大医有德
下一篇:邓列华:做皮肤病学界的学术先锋
x